当我打开记事本想写点什么的时候,写一个怎样的题目却让我犯难。难在我并无什么特别的要求,标题党?我不需要夺人眼球。做点概括?我也并没有要具体写点什么东西。我想大概这篇短文并不需要一个标题。不过,鉴于这个世界有这么多长着脑袋却并没有什么用处的脑残们,我认为我的这篇短文也配拥有一个标题,尽管它或许并没有太大的用处。

好在我并不是太纠结的人。随意从桌头抽出一本书,然后随意翻开一页,从里面取一句,足矣。老实说,我不太喜欢宋词——长短句,浅唱低吟,听着好听,但更像是为诉苦叫春量身定做的,你若读这两种题材的词句,总能分外打动人心。不过,说来世界总是奇妙的,随便挑捡的这句话,却也能称了我的心情。

写这篇短文我打算了很久,迟迟不能动笔的原因在于,我每天在上班之前十五分钟的想法,被八个钟头的编程抹去。而晚上,有太多事情排不上号,而这甚至连事情都算不上。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大概和我面前的那台机器一般无二,但沉重的心情总在梦醒时分汹涌而来。我不是感情细腻的家伙,也尽管一再坚信自己能忍耐寂寞、孤独与不被承认。但却越来越发觉,这个世界存在着人类挣脱不掉的孤独,你安心忍耐也好,你拼命挣扎也罢,它总能抓住机会爆发。

会有这么一段日子,我们有太多想做的事情,却没有时间去做了。上半年为还这样告诫自己:“诸般烦恼,只因想的太多,做的太少。”一个背身的功夫,有太多的事情,不是不去做,而是你迟缓的脚步再难跟上时间的步伐。时间慢慢会教会人,或者说逼迫人做一些取舍,你只能叹息,还是叹息。时间也会做出一些决定,你或者接受,或者反抗了之后接受。

生活总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,我当然明白这一切,待再回头时不过是一抹轻笑,并不能算得了多大的难处。只是假如硬要在浮华的世界中寻找清静,却并不容易真的得到内心的安宁。

大概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哑巴辛格当朋友,他总用睿智的眼神告诉你他能理解你所说,却从不言语。